中国注意缺陷障碍组织 主页
  帮助 帮助  搜索论坛   日程   注册 注册  登录 登录

现在社区禁止 yahoo.com 126.com 163.com sina.com qq.com和 gmail.com 邮箱注册

過動兒父母完全指導手冊 Taking Charge of ADHD

 发表回复 发表回复
发表人
  主题 搜索 主题 搜索  主题功能 主题功能
Icic2007 显示下拉菜单
积极会员
积极会员


注册时间: 2014/8/04
状态: 离线
积分: 211
帖子功能 帖子功能   致谢 (0) 致谢(0)   引用 Icic2007 引用  发表回复回复 点击链接返回原帖 主题: 過動兒父母完全指導手冊 Taking Charge of ADHD
    发表:  2014/8/10 9:17am
※單書集購方案(30冊以上)
※全館滿三本特價78折(不含電子書、科學人雜誌相關)
※※單書集購方案(10~29冊)
產品規格內容簡介作、譯者介紹目錄序文、前言導讀、推薦精彩試閱


產品規格
開本:正25開
裝訂:平裝
類別:應用科學類
國圖分類號:417.5
頁數:424頁
重量:490公克
ISBN:9789573246725
EAN:9789573246725


內容簡介
  《過動兒父母完全指導手冊》一書是過動兒父母寶貴的資源,國際知名的過動症專家──羅素.巴克立,在書中以最新的知識、專業的帶領,付予父母親信心和力量。本書的特色有:

  .一步步教導行為管理的方法,這套方法已讓數以千計的過動兒受益。

  .以實在的證據澄清有關診斷和藥物治療的傳言和爭議。

  .幫助過動兒在學校和社會生活中邁向成功的最新策略。

  .提出有關此症成因最新的基因和神經方面的研究成果。

  .提供過動兒父母實用的意見,以面對壓力和維持家中的平靜。

  .分享可信的資源、書單和相關組織等參考資料。



作、譯者介紹
作者
  羅素.巴克立(Russell Barkley)博士是麻塞諸塞州立大學醫學中心心理系主任暨精神神經學系教授,同時也是合格的臨床心理醫師、臨床神經心理醫師。身為一位臨床科學研究者、教育工作者和第一線的執業人員,巴克立共撰寫(或與人合著)了14本書及工作手冊,並發表了150篇以上的相關研究論文。1993年他創刊發行了The ADHD Report雙月刊通訊,目前仍擔任其編輯工作。曾任美國心理學會(APA)第十二分會兒童臨床心理組主席、國際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病理學會主席。巴克立博士曾應邀出席世界各地600場以上的研討會和演講,也多次曝光於各大媒體節目(如60 Minutes、Good Morning America等),為過動兒代言。1994年獲頒美國應用及預防心理學會傑出貢獻獎;1996年因在兒童發展方面的貢獻,獲頒美國小兒科醫學會Anderson Aldrich獎;1998年獲頒國際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病理學會傑出貢獻獎。

譯者
  何善欣,台大外文系學士、美國奧勒岡州立大學行銷碩士,卻因身為過動兒的母親,而成為中華民國過動兒協會發起人與創會理事長、美國過動兒組織CHADD會員,除了於中國時報、聯合報的親子版撰寫專欄,在健康電台主持節目,翻譯《不聽話的孩子?──過動兒的撫育與成長》(新手父母),也是《我愛小麻煩》(平安)《最棒的過動兒》(心理)的作者,並擔任教育部特殊教育諮詢委員會委員,常常受邀於學校、行政機構、社團研習演講授課。


目錄
□審訂者的話 林亮吟醫師

□譯者序

□作者序

□前言/指導理念:給過動兒的父母

第一篇瞭解過動症

 1.什麼是過動症?

  「他們為什不管管那孩子?」/事實還是杜撰/觀點的問題/你見過這些孩子嗎?/什麼是過動症?/我孩子的自我控制力在哪裡:一個新的觀點

 2.我的孩子到底怎麼了:缺乏自我控制

  可以等待的人贏得一切/抑制及相關心理能力的發展

 3.過動症的成因

  成因:當今的證明/迷思:過動症不是哪些因素引起的/誰有可能是過動症患者?/摘要

 4.該有什麼期待:過動症的本質

  過動症很難量化/隨著孩子發展而改變/隨著情境改變的症狀/伴隨過動症的其他問題/過動兒與其他孩子的相處/最後幾句話

 5.過動兒的家庭環境

  過動兒和母親的互動/過動兒和父親的互動/過動兒與手足的互動/過動症如何影響親子互動?/父母如何與老是不聽話的孩子應對/父母精神方面的問題/這些對父母有什麼意義?

第二篇駕馭:如何成為成功的過動兒父母

 6.決定讓孩子接受診斷評量

  什麼時候該求助於專業?/你應該尋求哪些專業協助?/繼續努力

 7.為評量診斷做準備

  為專業診斷做準備/應該有什麼期待/何時約診/門診當天/醫療檢查/最後的步驟

 8.面對診斷的結果

  你可能有的反應/瞭解治療方案/瞭解過動症

 9.十四個養育過動兒的指導原則

  原則一:即時給予回饋/原則二:經常給予回饋/原則三:加強或加重給予其行為的回饋/原則四:獎勵先於處罰/原則五:把時間具體展現出來/原則六:在做一件事的當下顯示具體的提醒/原則七:在做一件事的當下具體提醒動機/原則八:讓思考和解決問題的過程具體化/原則九:前後一致/原則十:採取行動,不要大呼小叫/原則十一:預做準備/原則十二:接納他的障礙特質/原則十三:不要把孩子的問題當做自己有問題/原則十四:練習原諒

 10.給父母的話:如何照顧自己

  面對帶來壓力的事件/面對那無法避免的/練習更新自己

第三篇安排生活面對過動症:

 如何調適家庭和學校生活

  11.改善行為的八個步驟

這套計畫適合你嗎?/如何開始進行?/步驟一:學習給予孩子正面的注意/步驟二:用加強的關注讓孩子順服/步驟三:給予有效的指令/步驟四:教導孩子不打斷你做事/步驟五:在家建立代幣制度/步驟六:學習建設性的處罰/步驟七:擴大使用暫停隔離/步驟八:學習在公共場合處理孩子的行為/未來又有行為問題發生時/最後的提醒

 12.在家中駕馭:解決問題的藝術

  解決新問題的系統/為轉變做準備/使用﹁當……就……」策略

 13.如何幫助孩子解決同儕問題

  培養良好的社交技巧/面對別人的嘲諷/在家建立正面的人際互動/建立孩子和鄰居的關係/從學校得到幫助

 14.走過青少年期

  【與亞瑟‧羅賓(Arthur L. Robin)博士合寫】

  生存的黃金法則/青少年發展和過動症︰一條崎嶇路/因應的態度和合理的期待/建立家規和外出守則/監督和執行家規/有效的溝通/解決親子衝突/善用專業資源/放自己一個假,保持幽默感/追求新知

 15.踏入學校正確的第一步:安排孩子的教育

  【與琳達‧菲夫納(Linda J. Pfiffner)博士合寫】

  上學會是什麼樣的情形/為孩子選擇老師/有關課堂結構和課程的建議/什麼樣的安置最適合過動兒?/是否該讓過動兒多唸一年幼稚園?

 16.在校和在家加強教育:從幼稚園到高中

 【與琳達‧菲夫納博士合寫】

  學校生活的一般原則/教室中的行為管理/在家提供獎勵/訓練過動兒放聲思考、先思考再行動/過動青少年的學業問題

 17.均衡的學校和家庭生活

  家庭生活中的功課/父母的優先順序

第四篇過動症的藥物治療

 18.興奮劑

  【與喬治‧杜寶(George Dupaul)博士和丹尼爾‧康納(Daniel Connor)醫師合寫】

  不實的傳言/興奮劑為什麼有效?/副作用/你的孩子該服用興奮劑嗎?/興奮劑的處方如何開出?/什麼時候該停藥

19.其他藥物

  三環抗憂鬱藥/Wellbutrin(Bupropion Hydrochloride)/Clonidine

□〈附錄一〉支援服務

□〈附錄二〉相關法規

□〈附錄三〉建議書單和錄影帶

□〈附錄四〉參考書目



序文、前言
自序
  孩子比大人好動、精力充沛、不專心和衝動,本來就很正常;孩子比大人不容易遵守指示、持續完成工作,也一點都不足為奇。所以當有人抱怨他們的孩子不專心、活動時不能控制自己或衝動的時候,旁人可能很快的認為,這些本來就很正常,孩子都是這樣嘛,沒什麼特別的。如果孩子真的在行為方面有點問題,那可能是發展上比較不成熟,長大了就好。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確是如此,有時卻不然。有些孩子的注意力持續度是這麼短,活動程度是這麼高,抑制衝動的能力是這麼差,很顯然與她的年紀極不相符。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樣的一個孩子─老是功課寫不完、和鄰居小朋友處不來、如果父母不看著就幾乎無法完成交代他的事─會造成家裡多大的衝突。

  當這些行為問題嚴重的影響到孩子的適應,好像不是長大了就會好,就不能再視為正常了。如果你有這樣一個孩子,不適當處理、不予重視,認為只要長大一點就好了,可能會影響孩子的心理發展或社會適應,甚至可能在日後為你或家中其他成員─也就是每天與他一起生活的人─帶來困擾。

  所謂的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以下簡稱過動症),是指孩子在注意力、過動程度和衝動抑制方面達到一定程度的困難,造成發展上的障礙,我們稱之為過動症。這本書就是有關過動症的書,是為養育ADHD的患童(以下簡稱過動兒)的父母親所寫,也是為了想瞭解此症和因應之道的人所寫。本書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幫助過動兒的父母,使他們有能力面對這些養育起來很吃力的孩子,同時確保整個家庭和家中成員的健康。

  坊間已有許多有關這方面為父母所寫的書,其中有許多好書,有些我會在門診時推薦給家長。那我又為何要在一九九五年出版此書、並再版呢?那是因為現有的書,在教育父母親有關過動症的新知方面都不夠;更重要的是,有關該如何做所提供的方法也不夠。有些書成功的傳達了多年來治療過動兒及其家庭的臨床經驗,但並未融入最新的科學新知。就在此書初版後的這五年來,這方面相關研究之多相當驚人。在其他大部分的書籍中,所提出的結論和建議,雖是臨床的經驗,卻常常是錯的。例如,過去五年來,有關過動症的分子遺傳學方面的研究,正以驚人的速度進展,目前至少已有兩個基因很可靠地發現與此症有關,研究人員期待未來的幾年內,會再發現幾個。這些研究發現對父母親有重大的意義,而且這些發現強調了本書前一版中的結論:過動症的成因大致有其生理、遺傳基因的基礎。這些研究結果也顯示,未來在過動症的診斷和治療上,比起過去十年會有突破性的改變;這些結果也暗示,未來以基因測試診斷並鑑別此症的類別是有可能的,也可能因此發展出更有效、更安全的治療藥物。家長應該注意這些研究的發展,才能對過動症更加瞭解,也知道如何面對一些沒有科學根據的言論,如認為此症是因教養不當、飲食或電視看太多所導致。

  例如,數十年前,大部分的臨床專業人員都是依著一些誤謬的想法操作:認為過動症是因父母不當的教養導致;或是這些孩子長大、過了青少年期就會好;興奮劑(stimulant)只對兒童患者有效(對青少年或成年患者無效),而且只有上學的日子才需要服藥;過動兒如果不吃食品添加物或糖,就會改善等等,這些說法其實都沒有科學研究的根據。近年來,有些作者聲稱過動兒是因為電視遊樂器玩太多、電視看太多,或是現代文化腳步太快等原因造成。我們現在瞭解,許多過動兒是有遺傳和基因上的成因的,而且不見得過了青少年期就會好。藥物治療對成年和青少年患者一樣有效,而且可以經年服用。改變飲食對大部分的患者沒什麼幫助。我們也知道,此症不是因為電視、電視遊樂器或太快的現代生活步調所引起。短短二十五年之間,我們就有這許多發現!事實上,很多讓人興奮、深入的改變,就發生在過去這五年,而且就在我寫這篇序的時候,繼續進展著。這些改變不但讓我們更瞭解其成因,並且更豐富、更科學化、且急速的改變了人們對過動症本質的看法。

  例如,過去這十年來的科學研究顯示,過動症不只是注意力的問題,也是自我規範的問題:如何在大環境之下處理自己的社會行為。如此一來,連ADHD﹁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的命名都不正確了。把此症標記為注意力的問題,是太簡化、太小看這些過動兒面對每天生活挑戰中實質且戲劇性的困擾,以及家庭、學校、社會因為他們的成長而產生的更多要求。把這種疾症叫做注意力缺陷(Attention Deficit),也無法詮釋這些患者在面對自我、旁人和責任時,能力是如何在多方面受到削弱的。例如,最近我做的一項研究顯示,此症患者對時間的感受受到擾亂,因為他們的時間感不像一般人那麼好,所以對時間的掌控,如截止期限、未來、甚至只是十到二十秒的間隔等,都無法處理得好。時間從他們身邊逃走,導致他們無法像一般同年紀的人那樣掌控時間。

  無論過動症的損耗力有多強,到底它是一個多嚴重的疾症,目前還有許多疑點。我們大人偶而都會有不專心的時候,孩子更不用說了。有人認為要克服衝動和靜不下來的問題,完全看你努不努力,真的是這樣嗎?老師、親友、鄰居、還有一些人可能試著這樣說服你,他們不瞭解你做了什麼,也不瞭解你的孩子基本上有很大的不同。電視和平面媒體上有很多故事聲稱,這些被精神科診斷為過動兒的孩子,是具有冒險精神的,尤其是男孩,他們是現代生活中的湯姆(Tom Sawyer,《湯姆歷險記》的主角)和哈克(Huck Finns,《頑童流浪記》的主角)。連最有名的專欄作家喬治.威爾(George Will)最近也說,他懷疑是否真有此症的存在,他覺得這都是過度診斷(over-diagnosed),他相信家庭和學校良好的紀律要求─而不是藥物─才是最佳的方法。一些邊緣宗教團體也挑戰此症的存在,並嚴厲的批判藥物治療。完整的科學文獻顯示,這些說法是謬誤的,但是過動兒的父母,仍然不時被這些沒有科學根據的言論轟炸。在本書中的某些章節,談到此症的本質與成因時,會探討這些錯誤的看法。

  我愈來愈相信,一個與上述相當流行的說法相反、卻無可反駁的看法,就是所謂的過動症是指孩子控制當下立即反應的能力受到干擾,因此無法面對時間與未來而自我控制;也就是說,這些過動症患者終將受到傷害,因為他們無法運用恰當的時間感面對過去、未來,以指導自己的行為。你的過動兒,就是沒有適當的發展出從專注於此時此刻轉換到未來的能力。一個只活在此時此刻的孩子會有衝動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這個孩子只想做目前對他而言有趣的事,而逃避當時沒有被增強的活動,以盡量達到當下最大的滿足。從這孩子的眼光來看,永遠只有﹁現在﹂,而當他被期待發展出放眼未來、為將來而努力的能力時,可就慘了。這些是我們身為人類很關鍵的能力:有組織能力、有計畫性、目標導向。這些能力端賴我們多會控制自己的衝動,讓我們不再被當下所掌控,而是受未來所影響。對過動症這樣的觀點,大大的賦予它及其所帶來的困擾尊嚴,也解釋了這些患者的行為為什麼不能像別人一樣,也提供我們尊敬他們的基礎,並進一步瞭解此症如何傷害他們每天的生活。針對這一點,本書會有更多的闡述,並解釋這對患者的意義。其實,我原來寫這些的動機,是為了過動兒的家長,我改寫它的主要目的是更新這個觀點,我相信這觀點比其他任何觀點,都更接近過動症的科學真相。

  同時,我感到有必要寫這本書,因為我覺得需要教導家長以科學的態度,蒐集資訊和尋求專業幫助。所謂科學的態度,是在追求這些資訊的過程中,挑戰它的來源和理論基礎,也就是追根究柢和懷疑的精神。因此這本書的另一目的,是要給家長吸取新知的工具,質疑你聽到、讀到的所有資訊,包括本書提供的。如今這個保持樂觀、好問的懷疑精神,比我初次出版此書時更加需要,因為個人電腦和網際網路的日益普及,讓我們正經歷多樣資訊爆炸的現代文化。每個家庭只要有電腦和數據機,就可以連線上資訊高速公路。不幸的是,出現在這高速公路上有關此症的資訊,大都是不正確的,因為這些資訊不須經過審核和批判,通常等在上面讓你看的資訊,都戴著一層薄薄的面紗,背後不是推銷藥草食療,就是提供政治觀點。不止網站可能提供錯誤的資訊,聊天室也一樣,不需要任何資格證明或科學研究的證據,任何人都可以輕率的發表意見。我數次造訪聊天室的經驗顯示,在那裡交換的訊息,大部分都是不科學而且錯誤的。所以,無論是在圖書館、書店或網站,千萬不要忘了你的懷疑精神。

  但是也不要停止追尋,你需要有關過動症的新知以養育你的過動兒。成為一個﹁有能力的父母﹂的第一步,是面對所有的事實,然後在醫師、心理師、護士、社工和老師之上,保有最後的決定權。這些專業人員在他們的專業領域內是你的顧問,但是沒有人─我是說沒有人─比你更瞭解你的孩子。本書的另一主張是,你是掌控孩子專業和教育資源的人,以下的每一章都要讓你具備能力,以承擔這個責任,並且紓解你那無法駕馭孩子教養的感覺─甚至是過程中你正在失去孩子的感覺。簡而言之,這本書是要教你如何、何時做決定;但是本書不可能為你來替你的孩子做決定,也沒有任何人、任何書可以這樣做。

  本書教授的內容,來自我臨床工作的經驗,和過去二十二年來針對數千個過動兒家庭所做的研究。過程中也包括我自己身為一個人、父親、科學工作者、老師、主管和臨床專業人員的不斷自我改進。本書中的任何結論都不是單一事件,不是任何單一書本給我的想法,也沒有什麼突然的靈感;相反地,在我每接觸一個新的過動症家庭、讀一本這方面的新書、教一位新的學生,就愈感受到其中有一定法則的重要性。與我教給父母的管理技巧、提供有關此症的事實和治療方法不同的是,這些原則是可以跨越不同情境、家庭和困難領域的。父母可以將這些原則,當做你為孩子採取任何行動的基礎態度。

  本書提供的資訊和建議,和我告訴所有接受評估的孩子的父母的話是類似的。這些建議源自於廣泛的科學研究,相當於二十到二十五期的諮商或治療。當然,此書還是不可能滿足你所有的需求,因為這裡不可能囊括數以千計的研究報告,即使過動症算是所有兒童精神疾症中研究得最廣泛的疾症之一。身為臨床科學工作者,我仍然要說,對我和我的同事而言,仍有許多的未知。在社會大眾和教育工作者的心中,過動症仍常遭誤解並具有爭議性。

  本書嘗試以可加驗證的科學新知,澄清有關過動症的迷思和誤會。至於一些特別的議題,不知為不知,我也誠實以告。研究仍將持續,每一個過動症的個案也都是獨特的,你必須將本書的資訊和意見,裁剪成適合你的孩子和家庭狀況的樣式。在處理孩子問題的過程中,你仍然會遇到困難,我大力的建議你求助於住家附近對此症在行的專家。

  本書提供給你的是有關過動症的知識,以及為了養育一個過動兒,讓他發展成一個適應良好的成年人,你對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必須做的改變。整本書是希望教你成為一個具有科學求知精神、能力的父母,並在採取行動時有所依據。

  本書的初次出版,得到許多協助,要感謝的人很多。(下略)

  最後,謝謝許多過動兒的父母親,在為孩子尋求協助的過程中,願意與我分享他們的生命經驗。你從本書學到的東西,都是他們教我的。我只希望能繼續從他們那裡好好的學習,讓更多的孩子及父母親受惠。



導讀、推薦
推薦
  宋維村醫師,台大醫院兒童精神科主任──養育過動兒要對過動症有全面的認識、關心的態度、正確有效養育的知識和技巧,巴克立博士(Russell Barkley)這本書提供了完整的知識和有效的技巧,加上何女士流暢的文筆,實在地提供過動兒父母一本完全養育手冊。

  洪儷瑜,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教授──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孩子是屬於難教導的一群,由於他們缺乏自我抑制力而很難建立生活的常規,這樣的特性會讓父母在管教上容易感到挫折,失去耐性,因此,家有過動兒的父母不得不比一般家長多學兩三招教養孩子的方法。根據研究報導對於注意力缺失過動症,親職教育和藥物治療、行為管理並列為三個主要的有效方法,因此,很多專家致力於將家長納入治療注意力缺失過動症的團隊之一員。美國注意力缺失過動症的泰斗級學者,麻州大學教授羅素.巴克立為家長寫的這本《過動兒父母完全指導手冊》,實在是一本提昇家長教養知能的寶典。譯者何善欣女士以家長的心情和經驗,以及她的外文專長,將這本寶典引進國內,實為國內過動兒開啟另一個希望。


精彩試閱
  要瞭解過動兒,有一點很重要:他們不只動來動去,同時,他們反應太多。與同年齡的孩子相較,他們幾乎在任何情境之下,對任何事情都有反應。

  過動症(ADHD)是一個自我控制方面的發展性疾症,其中包括注意力、衝動控制和活動量的問題;不過,在此你會發現,問題不只於此。這些問題顯示,一個孩子沒有能力為了未來的目標、結果,而控制自己現在的行為。此症不像別的書告訴你的,只是一個不能專心和過動的問題;也不是一個暫時性現象,長大了就好;更不是一個孩子成長過成中的正常現象。它的成因不是缺乏父母的管教訓練,也不是什麼天生的「劣根性」。

  過動症真的是一個疾症(a real disorder),一個問題,而且是一種障礙。它真的會讓人抓狂,讓人心碎。

「他們為什不管管那孩子?」

  對很多人而言,要瞭解過動症,比認識視障、聽障、腦性麻痹和其他肢體殘障困難多了。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因為從外表看不出來他們內在腦神經系統生理的問題。然而,我相信過動症患者是因為腦部的異常,導致他們有那些讓人受不了的行為和不斷的動作。

  現在,你可能已經很熟悉一般人對過動症的反應是什麼:一開始,大人可能會忽視他們的干擾舉動、口不擇言和違規行為。但次數多了以後,就開始嚴加管教。如果孩子依然故我,大部分的人就會認為,這個孩子不是任性就是故意搗蛋。最後,下了一個錯誤的結論:這個孩子的家教有問題,需要多一點的管教、紀律和限制;而他們的父母是無知、不關心、寵孩子、不教孩子是非、反社會、沒有愛心的,或者用現在流行的話來形容:「功能失調」。

  所以,他們為什麼不好好管管那孩子呢?

  當然,他們的父母會提出解釋。但當他們說孩子診斷是過動兒時,旁人典型的反應是不太相信。他們認為這個家長只是在為自己找藉口,給孩子貼上一個標籤,把孩子變成一個無助的受害者,不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種明明把孩子的行為看做是負面的,卻又聲稱他們其實是「正常」的看法,其實是偽善的,只是繼續找理由責怪孩子的父母親罷了。

  另一個看來好像比較不具批判性的看法-認為過動症只是一個階段性問題、長大了就好-也不見得仁慈。許多人,包括專業工作者,會安慰父母親,叫他們不用擔心。「繼續撐著,」他們說:「過了青少年期就好了。」對有些較輕微的患童確是如此,半數以上這樣的個案,的確是在成年之前情況大為改善。但是你的孩子如果在學齡前症狀就已滿嚴重的,這樣的安慰就沒什麼份量了。有時候,這樣的安慰甚至可能是一種傷害,這些孩子的問題可能因為沒有發現或處理,而一生充滿失敗與低成就。其中三○~五○%至少留級一次;至多有三五%連高中學業都沒完成;約有半數,社交關係嚴重的受損;六○%以上因為嚴重的反抗行為,導致同儕的排斥與怨恨,也因而常遭打罵處罰,最後成為不良青少年或是有精神刺激物質濫用(substance abuse)情形的機率很高。就是因為大人沒有認知到過動症的問題,讓這個孩子的一輩子在各方面不斷的挫敗。

  過動症是不是過度診斷(overdiagnosed)?

  每個孩子不都有不專心、好動和衝動的時候嗎?

  想像保守的調查數字估計,美國的社會上有三~七%,也就是兩百萬或更多的學齡兒童罹患過動症;換句話說,全美國學校的每一個教室裡,就有一位、甚至兩位過動兒;這個數字也表示,專業人員注意到過動症是最普遍的兒童疾症之一。最後,這個數字也告訴我們,每一個人的周圍一定有人就是過動兒,不管我們看不看得出來。

  我們的社會為過動症付出的代價十分驚人,不只是生產力的損失和發展受到影響,還有再教育的成本。其他成本還包括反社會行為、犯罪和物質濫用。二○%以上的過動兒在他們的社區放過火,三○%以上有偷竊行為,四○%以上很早就接觸煙酒,二五%因為嚴重偏差的行為從高中被退學。最近,此症對駕駛行為的影響也正在研究中,罹患此症的成年人,在剛拿到駕照的頭兩年,出事率是一般人的兩倍,也較容易受傷,因超速被開罰單的機率是同樣年資駕駛人的三倍。

  認知這些結果,對我們瞭解過動症有極大的幫助。除了前言中提到的數千篇研究報告之外,以此為主題的教科書至少有五十本以上,另也約有五十本書為老師和父母所寫。一百年來,臨床研究注意到此症的嚴重性,報紙上有無數篇相關的報導。每年至少有五個專業團體開年會時,針對此症提出研究報告(更多的資訊,請參見本書後面附錄「支援服務」)。如果真的如一些評論家所說的,其實此症並不存在,怎會有上述的這些事實(fact)。

事實還是杜撰

  我在前言中提到,從本書第一版出版至今,媒體上有許多沒有事實根據的言論(fiction)出現,質疑此症的合法性(legitimacy)。對父母而言,除了要面對親朋好友、老師的質疑之外,還要篩選整理這些言論,會很難接受過動症的診斷,更別提給予孩子有效的幫助了。以下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知道的:

  杜撰:沒有所謂的過動症這回事,因為沒有證據顯示,它與一個清楚的疾病或腦傷有關。

  事實:很多正式疾症的存在,並沒有病變或病理的證明可資解釋,過動症就是其中之一。

  有許多的疾症沒有證據顯示是腦傷或病變造成,如大多數智能障礙的案例(以唐氏症〔Down's syndrome〕為例,任何的腦部掃瞄都找不到腦部受傷或明顯的病變現象)、兒童自閉症(childhood autism)、閱讀障礙(reading disabilities)、語言障礙(language disorders)、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s)、重度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精神失常(psychosis);還有其他許多醫療上的疾病,如初期阿滋海默氏症(early stage Alzheimer's disease)、初期多發性硬化症(initial onset of multiple sclerosis)、還有很多癲癇(epilepsies)的案例。很多疾症的成因是腦部發展的問題,或是神經細胞功能的問題。這些疾症有些與基因有關,也就是發展上會出現問題,而不是外力有機體的侵入而造成傷害。雖然我們尚不知道這些疾症在腦部分子生物方面確切的原因,並不代表它們就不存在。就如同本章在「什麼是過動症」這一節中解釋的,所謂的「疾症」,是指其「功能失調,造成傷害」,而不是有病理上的原因造成。

  以過動症為例,愈來愈多的研究顯示,此症是一種與基因有關的腦部發展的疾症。針對這一點,本書第三章會有較深入的解釋。雖然大部分的患者是基因的影響造成的,卻也有些個案是經由直接腦部的傷害或病變所造成。我們已知懷孕時的酒精症候群,會增加胎兒罹患此症的機率;另外,早產兒出生時的腦內出血也可能會導致此症;我們也都知道,如果孩子頭部前額葉受到嚴重的外傷,也可能發展出此症的症狀。這些都顯示任何影響腦部前額葉功能正常發展、或是和腦部紋狀體連結的因素,都會造成過動症。但正好大部分此症的患者都沒有上述的腦傷,卻都在腦部的某些區域或功能的發展上出了問題,很快的,我們會對這些問題的本質有更精確的瞭解。雖然目前尚沒有這樣精確的瞭解,並不代表此症就不是真有其事。如果一定要有腦傷或病變,才能確定的診斷此症,那大部分的精神疾症、發展性障礙和許多醫療上的狀況,都應視為無效的診斷了。那將有無數的真正為其病症所苦的病患,得不到任何治療,其問題也將永不被探究。

  杜撰:如果真有過動症,就該有實驗室的試劑或檢驗可以檢測出來。

  事實:目前醫療上沒有測試可以檢測真正的精神疾症。因為我們沒有在過動症患者身上發現腦傷或是病變,無法用任何測試來檢驗它。就如同精神分裂症、酗酒、妥瑞氏症候群(Tourette's syndrome)、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s),還有很多我們熟知的精神相關疾症,甚至很多醫療上的疾病,如關節炎,也都一樣。但這些疾病都真的存在,而且造成功能上的損傷。

  杜撰:過動症是美國編造出來的,因為只有在美國才有這種診斷。

  事實:最近許多其他國家的研究顯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種族都有過動兒。

  日本有七%以上的兒童罹患過動症,中國有六~八%,紐西蘭也高達七%。其他有些國家或許不叫過動症,對成因和治療或許也知道不多(與這個國家的發展程度有關),或許他們還沒有把這個疾症列為一個正式的疾症,但此疾症正式的存在是一個事實,而且是世界性的。

  記住,在兒童精神疾症方面的科學研究,美國就算不是唯一的領導者,至少也是少數居領導地位者之一。因此很有可能美國常率先發現一些疾症,並發展出治療的方法。

  杜撰:過去這十幾二十年來,過動症的診斷率和興奮劑(stimulant)的用量顯著昇高,所以目前此症是被過度診斷的。

  事實:國家精神衛生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NIMH)舉辦的過動症共識會議,於一九九八年底結束,會中的共識是,現今美國的大難題是過低的診斷和治療率。

  幾項研究指出,只有少於半數的過動兒接受適當的診斷和治療,而其中又只有六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接受藥物治療。我們最大的問題仍然是,有一大部分確有此症、需要治療的孩子沒有被轉介、診斷和治療;而全美國給予這些孩子的服務也不夠一致、規律,而且低於標準。所以所謂美國的過動症過度診斷和用藥的說法,是缺乏科學事實根據的。

  診斷和用藥量增加的一個可能原因,是過動症的發生率提高了。然而,我們並沒有很多有關兒童精神疾病方面的跨代研究,僅有的研究顯示,過去兩代已來,雖然一些其他的疾症,如對立性反抗行為異常(ODD,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可能有增加,過動症並無增加的趨勢。我們見到主要的差異是,社會大眾對此症的認識愈來愈普遍,因而轉介和診斷出來的個案較多。過去二十年來,大量的研究教育了美國民眾認識此症。因為針對此症諸多的研究和父母團體的推動(如CHADD和ADDA),提昇了大眾和政治對此症的關注,增加了相關專業教育,也促成此症成為〈身心障礙者教育法〉(IDEA,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in Education Act)和〈美國人身心障礙法〉(ADA,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中一個合法的疾症,也因此有更多的過動兒可以得到適當的診斷和處理。但是,我們仍然有一段長路要走。最近,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院的彼得.簡生(Peter Jensen)博士及其同事的研究發現,在美國五個主要地區,至少有半數或半數以上的過動兒,沒有接受診斷或適當的醫療。

  其他國家的情形似乎也是如此,例如澳洲、英國和北歐國家,都致力於教育社會大眾和專業團體,結果都有更多的孩子被轉介出來,尋求專業的幫助、診斷和各種治療。因此我認為,在美國我們所見到的受診人數增加,是因為社會大眾對此症認知的提昇所導致。

  總而言之,雖然這十幾二十年來,我們看到相關數字攀昇,事實上並沒有普遍的過度診斷和藥物濫用的情形。這並不是說在美國就沒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就算有,也是地區性的,不是全國性的普遍現象。

觀點的問題

  因為對過動症強烈的關注與好奇,產生了許多的研究。從本書第一次在一九九五年出版至今,其中某些研究帶來一個新的觀點,我會在第二章詳細介紹這些研究。我認為過動症是一個發展性精神疾症,患者沒有能力為了未來而規範自己現在的行為。我相信此症的成因是腦部的某些功能不彰,待漸趨成熟之後,才會較有行為抑制、自我組織、自我規範和先見之明的能力。這個因為腦部較低的活動功能所造成的問題,隱藏在孩子的過動行為之後,嚴重而又不知不覺、悲慘的衝擊著患者每天生活中處理事情、未雨綢繆的能力。

  因為過動症對每天的衝擊看似微小,而其結果造成適應功能上的傷害卻很嚴重,因此過去一百年來,有關此症的概念和標籤不斷的改變。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臨床科學在尋找此症本質的過程中,從一百年前模糊、沒有焦點的想法,認為此症是道德控制方面的缺陷,到近年比較精準、明確的認為是過動、不專注和衝動的問題。這樣從十分籠統到非常明確的知識上的大躍進,讓我們從一個與道德無關的角度來看待過動兒,但也讓人忽略這些行為如何影響他們長期以來的社會適應。

  然而,現在臨床科學的研究方向,又從顯微鏡的另一端倒過來研究,在孩子與人互動的當下,由望遠鏡來看其長遠的社會發展。我們開始瞭解,過動症當下的行為就好比是「原子」,聚集成為每天的生活,也就是「分子」;再形成更大的「合成物」,也就是每星期、每個月的社會生活;然後,這些合成物再組成更大的人生階段和架構,年復一年。結果,我們看到的過動症不只是一時的過動和不能專心,也不只是每天的功課做不完而已,我們看到它對未來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傷害。

  這樣一個較遠、較廣的角度,讓我們得以瞭解這些患者是如何的掙扎著適應社會的要求,又為何常常達不到自己設定的目標或別人的要求。我們只要記住過動兒的焦點只在眼前這一刻,就不會這們嚴厲的批判他們的行為了。像我們這樣所謂「正常」的大人,很難瞭解有人在判斷該如何行動時,只想到眼前當下。我們行動時,通常是會想到後果的,因此我們期待他們的行為和我們一樣,我們很難瞭解為什麼他們只顧眼前,於是馬上加以批評。因為我們不是過動症患者,我們會因為預見後果而調整現在的行為,我們受不了這些患者的所做所為、所做的決定,也受不了他們明明自食惡果卻還抱怨不斷。到如今,臨床科學才開始看到過動症的這一重要特質。
http://www.ylib.com/book_cont.aspx?BookNo=A3256
返回顶部
 发表回复 发表回复

论坛跳转 论坛权限 显示下拉菜单

Forum Software by ADD Forums® version 10.16
Copyright ©2001-2013 Shanghai Polestar Software Co Ltd.

本页处理时间为 .145 秒

Email:adhd@adhd.org.cn

沪ICP备06047625号
上海北辰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赞助网络空间和提供咨询技术支持